您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信息中心 > 国资要闻
首页
企业概况
企业文化
企业党建
信息中心
企业社会责任报告
产业与服务
人才中心
商务平台
交流中心
 


红旗文稿:摒弃“零和”思维 坚持“两个毫不动摇”

2012-07-03

 

 
时间:2012-06-27  原文作者:王佳菲
 

  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这是我国《宪法》中明确要坚持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经济制度。为坚持和完善这一基本经济制度,党的十六大提出了“两个毫不动摇”的方针,即“必须毫不动摇地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和“必须毫不动摇地鼓励、支持和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


  一、“两个毫不动摇”是两军并举而非单兵突进


  毫不动摇地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毫不动摇地鼓励、支持和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二者统一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现代化进程之中,形成各种所有制经济平等竞争、相互促进的格局。这是我们历经几十年的艰苦探索,运用关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相互关系的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结合我国具体国情所作出的现实选择,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独特优势。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取得令世人瞩目的发展成就,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速不仅高于1953年至1978年间6.1%的速度,而且明显超出世界经济同期增速,甚至高于日本、韩国经济起飞阶段的表现;在2008年以来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冲击中,也以稳健从容的姿态展现了我国基本经济制度的巨大优越性。有一种观点认为,“中国模式”的特色、成功、创新,就是依靠私有制的壮大来发展市场经济。显而易见,这种观点是不成立的。因为靠私有制发展经济,只不过是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和地区走了多年的老路,既不算什么创新,更谈不上成功,其中经济发达国家只占到1/10左右(且不论其财富积累在很大程度上是来自于外部资源的注入,而不能主要归功于其经济制度的活力),大部分属于发展中国家,还有不少是远落后于社会主义中国的最不发达国家。中国道路之所以能坚定地走向繁荣富强、走向民主和谐,一大独特优势和重要特色就在于坚持“两个毫不动摇”——与危机频发的资本主义国家相比,中国拥有一支以国有经济为代表的公有制经济“主力军”,坚持改革的社会主义方向,为实现社会稳定、国家安全和自主发展奠定了基本制度条件;与缺乏活力的传统单一公有制结构相比,中国培育出一支非公经济的“生力军”,能够充分调动各方面积极性,加快市场体系的培育和生产力发展,增加税收,扩大就业。


  “两个毫不动摇”支持“国民共进”。坚持“两个毫不动摇”,就需要从所谓不是“国进民退”就是“国退民进”、只有遏制国企发展才能为民企争取空间的“零和博弈”思维中解放出来。借用“民营经济”这个提法(通常指责国有企业“与民争利”并非指与民众争利,而是指与私营企业争利,其实“民营经济”不是一个准确的概念),可以说,“两个毫不动摇”是支持国进民也进的“国民共进”,而不是将二者置于截然对立的两端。


  从特定时期和个别行业来看,国有经济和民营经济之间进行并购重组、互有进退,都是市场竞争的自然结果。2008年以来国有企业在一些领域的扩张,则与国有经济响应国家宏观调控要求、发挥应对危机冲击的特殊作用有关。在国际上,中国国企的位次也得到了提升,在《财富》杂志公布的2011年世界企业500强中,共有59家国企榜上有名,仅当年新增的就超过10家,这是公有制经济优势及我国国有企业国际竞争力提高的体现。


  就改革开放的整个进程来看,国有经济和民营经济共同发展、共同繁荣才是中国经济进步的突出特征。国有资产绝对量的增加,并不是靠挤压私有制经济取得的,民营企业群体的“民进”,也不是在与国有企业的冲突对立中完成的。相反,它们在多个方面得到了国有经济的荫庇,其健康发展是在同国有企业的平等竞争、分工协作、优势互补和产业配套中实现的——国有企业大多是具有骨干和领军作用的大企业,带动了产业链上下游及相关产业大量民营企业的发展;国有企业绝大多数进行了股份制改造,实现了投资主体多元化,成为有民营经济参股的混合所有制经济;在改制过程中,通过前些年中小国企的出售以及近些年大中国企的辅业剥离,造就了一批起点较高、基础雄厚的民企;国有经济与以跨国公司为主导的外资经济之间形成一定的力量制衡,在国内宏观稳定、经济安全、技术创新、生态保护等方面承担了较多的经济社会责任,为民营经济发展创造了有利的宏观环境。与此同时,众多民营经济的蓬勃发展,也为国有企业的改革发展提供了有效的竞争环境、市场需求和分工协作。


  实际上,无论是国家电网在农村推进的“户户通电”工程,还是中石化炼油板块在2008年国际油价与国内成品油价格严重倒挂情况下承担起的1144亿元巨额亏损,都是民营企业无力也不愿去担负的,这时即便“国退”了也很难有“民进”,除非电价、油价超速飙升,而那将给人民生活和社会生产带来难以想象的混乱。但这并不是说民营企业就只能停留在低水平原地踏步。为我国首座超深水钻井平台“海洋石油981”提供超高强度R5级锚链的江苏亚星锚链股份有限公司,就是一家从村办小厂起步的民营企业,而今已成长为世界最大的锚链生产企业,锚链和系泊链的产销量连续多年位居全球第一,国内市场份额在50%以上。中国建材集团通过联合重组,与众多民营企业共同组建了南方水泥集团,统一质量标准,改变了浙江水泥市场无序竞争的状况,结束了数年全行业亏损的局面,实现了国有、民营经济的共赢。广阔天地,民营企业大有可为,尤其是在与国有企业的协同并进中,将赢得更多的发展机遇。


  “两个毫不动摇”不可更换为“一个毫不动摇”。坚持“两个毫不动摇”的对立命题是什么?显然,恐怕没有谁会主张“两个都动摇”。与“两个毫不动摇”方针相左的认识与实践,无非是将坚持公有制主体地位与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发展这二者对立起来,仅执其一端。然而,只强调某一方面的单兵突进,就会破坏二者的统一性,必将独木难支,妨害多种所有制相互促进、共同发展的协调局面。忽视了公有制的主体地位,就会落入私有化的陷阱;忽视了非公有制经济的发展,就会重蹈单一公有制的覆辙。从认识上来讲,主张回归单一公有制的僵化观念已经日渐式微,而将公有制视为障碍、谋求将私营经济推上主体地位的声音却不绝于耳。


  毋庸讳言,公有制经济同非公有制经济之间也存在着对立的一面,这个矛盾集中表现在哪种经济成分应该占主体地位的问题上。美国前总统尼克松早就坦率直言:“在经济方面,中国朝自由市场制度前进的过程已经走了一半。现在,它的两种经济——一种私有,一种公有——正在进行殊死的竞争”,而且“战斗还远远没有结束”。只要美国“继续介入中国的经济,就能在帮助私营经济逐步消蚀国营经济方面扮演重要的角色。”(尼克松:《透视新世界》,中国言实出版社2000年版,第162、163、171页)在一些人眼里,国有经济不论发展得好坏,只要存在就是一个致命的错误。国有企业亏损时,指责国企注定低效率,国企盈利了,指责国企垄断暴利;国企不市场化,就说国企不能与市场经济兼容,国企参与竞争了,又说国企“与民争利”;国企管理人员工资低了,那就是缺乏激励,工资高了,又成了侵占公共利益……总之,国有经济只能退不能进,而且要退出公有制的主体地位。这些批评在逻辑上自相矛盾,从事实角度也都是可以正面回应的。例如,按照批评“国进民退”的逻辑,国有企业享受了各种优惠待遇,民营企业则面临相对苛刻的政策环境。而从实际情况来看,尽管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无论是在工业总产值还是在利润总额上,在近年来所占的比重都低于私营工业企业,但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占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主营业务税收总额和应交增值税都要明显高于私营企业。来自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钢企税负差异很大,吨钢含税率最高的是鞍钢,高达320元,宝钢、武钢为250—300元,而一些民营小钢企仅为几十元。过多的讨论不再展开,此处只指出一点:公有制与非公有制经济间的主体之争并不是“两个毫不动摇”的内在矛盾,因为“两个毫不动摇”是从属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经济制度,而公有制为主体正是基本经济制度的本质特征。


  二、“两个毫不动摇”是主次有别而非两相并列


  正是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两条腿”齐步并进,保证了中国经济的高速稳健发展。还应当看到,“两个毫不动摇”是有主次之分的,二者不可简单并列或颠倒主次。


  公有制为主体是决定和巩固我国社会基本制度的“定海神针”。 “毫不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帮助信息 | 常见问题解答   
京ICP备05064806号©2005-2010  中国邮电器材集团公司-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  110102000646   技术支持:中国邮电器材集团公司-信息技术部  Email:support@pta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