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信息中心 > 国资要闻
首页
企业概况
企业文化
企业党建
信息中心
企业社会责任报告
产业与服务
人才中心
商务平台
交流中心
 


人民日报:精诚探寻强国血脉

2012-05-24

 

 
时间:2012-05-23  原文作者:王恒真 张益存
 

——西北矿业集团的圆梦路径


  在甘肃省,探矿采矿的企业并不鲜见,但像他们那样能从人迹罕至的沙漠戈壁和雪域高原一连给国家探得三座特大型矿脉的,堪称凤毛麟角。因为他们既没有享受国家特殊的政策,也没有依赖国家资金的注入,仍然克服重重困难投入资金十几亿元,为国家探寻到价值上千亿元的宝贵矿藏。这对一家民营企业来说,不能不令人叹服。


  5年前,当甘肃开盛集团与湖南有色集团、甘肃有色四院、甘肃地矿二勘院携手组建西北矿业及其子公司的时候,不少人向他们投去疑惑的目光……


  然而,5年过去了,西北矿业并没有辜负人们的期望,他们向甘肃父老乡亲,向共和国交出了一份完美的答卷,圆了西北矿业人的实业报国之梦。


  小独山钨矿命运改写


  不论是上世纪60年代在那里试验中国第一颗原子弹,还是20多年前在那里寻找神秘失踪了的著名科学家彭加木,敦煌与新疆交接处的罗布泊边缘——小独山探矿区一直被人称之为“死亡之海”、“魔鬼城”、“生命禁区”,茫茫沙漠里根本就没有什么路可走。


  仅仅用了4个月,西北矿业人在最短时间里打通这条沙漠公路。这条“小独山矿区专用路”长达128公里,虽然没有正规公路那么宽敞,每当狂风刮过之后还得自掏腰包去修复,但毕竟是西北矿业人首先征服了“生命禁区”。


  有人说,有了这条路,勘探小独山钨矿的大批设备进出就不会再到沙漠戈壁绕弯子;地质勘探队再去罗布泊附近矿点时就不会像过去那样劳民伤财;将来大规模开采小独山钨矿时国家就用不着再投巨资去修路;越来越多的国内外旅游团和探险队就不会再迷失方向……


  漫漫沙漠路,拳拳报国心。自从有了这条沙漠里的通天大道,令人欣慰的喜讯总是接二连三地从小独山探矿区传出:2008年,探得3万吨钨资源;2009年,探得3万吨;2010年,探得4万吨;2011年,又探得5万吨。


  其实,详查一个特大型的钨矿床要比修筑一条沙漠公路艰难很多。小独山的探矿面积有14.61平方公里,西北矿业接手前,人们是冲着找金矿而去的,然而奔波了几年却发现这里是钨多金少。但钨是国家计划性开采的矿种,即使找到了谁也无权开采。也正因为如此,不论是原先的探矿队伍还是后来的西北矿业,只是在不到两平方公里的范围进行过勘探,因为没有找到品位较高的矿脉,许多人总是信心不足。但是,西北矿业人却不愿放弃。几年来,虽说这里已经投进了1亿多元,但实际勘探的面积却不到1/7。西北矿业人跳出定式思维的习惯,在地质工程没有布置到的地方多跑多找,以期在矿脉品位上有重大突破。


  他们白天跟班作业,晚上带着荧光灯和水壶干粮去拉网式地寻找。十几天之后便喜讯频传:一连十几条矿化现象好、品位在3%—5%左右的矿带被先后找到。特别是加大投入勘探资金之后,众多施工队伍进驻现场。在勘探战役打得最紧张的时候,几十台钻机日以继夜地钻探,数百人玩命地挖地槽、打坑道。


  多少年来,因为这里极度缺水,许多科学家和探险者都不敢在此贸然前行。可是,地质钻探人员在向地下掘进时却发现这里的地下水资源十分丰富,造成坑道掘进经常遇渗水、淹井、塌方。寒冬季节,井下到处是水,工人们下井一身水,上井一身冰,犹如身披盔甲的中世纪武士。盛夏时节,井下又闷又热,工人们不得不身穿厚重的工作服,挥汗如雨地在坑道里打眼放炮。


  有的人一连几个月吃住在探矿工地;有的人一年难以回家团聚一次;有的人不声不响推迟了生儿育女的时间;有的人在戈壁滩上迷路五天五夜才死里逃生摸索到探矿基地……


  那么,这场令人震惊的战役换来的是什么呢?完成施工钻探2100米、坑探2915米、槽探4222立方米、采样1673件,测量完成6000米,实测地质界限点695个……


  西北矿业人的拼命精神使甘肃探矿界一片惊叹。如果不是他们敢冒风险、敢投巨资,这个特大型钨矿或许还会藏在地下难见天日。


  是的,慢也机制,快也机制。而西北矿业已探明的敦煌小独山钨矿和甘肃地勘有色四队已探明的拥有15万吨的肃南小柳沟钨矿,不仅意味着拥有全世界钨储量优势的中国再增添了一个重重的砝码,而且意味着又一个新的钨矿生产基地在中国的大西北崛起!


  探矿找矿无坚不摧


  也正因为有了小独山钨矿的经历,西北矿业整合一支现代化探矿队伍的“野心”越来越大。在不到一年时间里,先是联手湖南有色集团、甘肃有色四队、甘肃地矿二勘院组建起了西北矿业集团,接着又在天水﹑甘南﹑肃北等地先后组建起6个子公司,一口气拿到了四五十个探矿权。在局外人眼中,董事长王焕臣和他的团队似乎风光无限,其实时刻伴随着艰难的抉择。


  他们曾踏遍天水﹑甘南﹑陇南一带的崇山峻岭,却发现在自然环境相对优越的含矿地带,凡是拥有希望的大矿脉早已被别的企业捷足先登,凡是具有开采条件的小型矿脉也早已被其他采矿大军瓜分干净。


  他们曾设想过将有限的资金花在详探小独山钨矿床上,可是在那通往“死亡之海”的地方不仅干旱、缺水,经常风沙弥漫,而且连起码的道路也没有,你要在那里探矿就得先花巨资铺设128公里的沙漠公路。


  他们曾希望在较短的时间里拿下德勒诺尔铁矿,然而那里地广人稀,既无工厂又无动力用电,也不通电话,连手机讯号都没有。你要招募各类专业施工队进场,就必须支付比其他地区昂贵好几倍的相关费用。


  他们曾对贾公台金矿床有过“一边勘探、一边开采”的设想,可是那里不仅海拔都在3000米以上,缺氧、酷寒,而且经常遭遇大雪封山或遭遇泥石流,就连施工队伍的生活必需品供应都难以保障……


  在王焕臣的眼里,多年来,国家非常重视以国内急缺的重要矿产资源为主攻矿种,而且重点加强铁、铜、铝、铅、锌、锰、镍、钨、锡、钾盐、金等矿产的勘查。他认为,只要将西北矿业在敦煌和肃北勘查的钨、铁、金等一系列矿床详查清楚,一定会在省里实施工业强省战略时发挥举足轻重的作用。在西北矿业上上下下论证“东退西进”战略转移决策时,他一再警示大家:全球性的矿产资源必然会因紧缺而价格大涨。与其把自己的命运押向别的国家,还不如潜下心在自己的土地上寻宝探矿;与其跟在别人后面亦步亦趋,还不如去闯那无人敢去的“死亡之海”,攀登那人迹罕至的雪域高原!立志以实业报效祖国的信念不仅在西北矿业人的心中深深扎下了根,而且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


  虽然钨储量居全球第一位的我国在全世界有着举足轻重的话语权,但经过上百年的开采,现有的钨资源已经越来越少,国家不得不将其视为计划性开采的优势矿种,国土资源部在下达开采总量控制指标时,三令五申地强调钨矿是国家保护性开采的特定矿种。而西北矿业在敦煌市罗布泊边缘正在详查的小独山大型钨矿床将会增加相关话语权的底气。


  甘肃开采了50多年的镜铁山铁矿,每年供给酒钢集团的铁矿石只能满足其实际需求量的30%,其余大部分只能依赖国外进口。但那诡谲多变的国际铁矿石市场,多年来一直被三家巨头瓜分垄断,迫使作为国际铁矿石最大买主的我国屡受其害。而西北矿业在肃北县详查的德勒诺尔大型铁矿床将会使甘肃酒钢集团如虎添翼。


  在经历了2001年的生产高峰之后,全球矿产金数量开始逐年下降,而全球性的黄金需求量则大幅增长。为此,国家在论证全国黄金产业“十五”规划时就提出了5年新增黄金基础储量3000—3500吨的发展目标。而西北矿业在肃北县详查的贾公台大型金矿床将成为继甘肃文县阳山大型金矿之后的又一重大突破。


  党河南山今非昔比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帮助信息 | 常见问题解答   
京ICP备05064806号©2005-2010  中国邮电器材集团公司-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  110102000646   技术支持:中国邮电器材集团公司-信息技术部  Email:support@ptac.com.cn